谁要对谁负责(完)

    就是在那次之后,陆欧翊对她的态度才突然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她曾经对这样的改变感到疑惑惶恐,后面却都忽略了。

    是因为她对他实在太过渴望,以至于他一靠近,她就失去了理智,最终,竟完完全全地忽略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明明在那之前,他还对她说她是个混蛋,叫她忘了他,可是仅仅因为她的一次胃出血,他就改变了态度欢。

    仅仅是因为胃出血吗?

    那个时候,如果不是因为他知道了什么,为什么会突然发生那样的转变?

    蔚蔚只觉得自己身体一点点地冰凉下来,一颗心,似乎也终于开始彻彻底底地冰封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是她和陆欧翊约好一起吃晚饭的时间。

    陆欧翊按响门铃的时候,正好是下午六点。

    她公寓的密码他烂熟于心,曾经无数次自己开启面前的这道门,如今却也要通过按门铃的方式,来让这道门打开。

    房门缓缓打开,出现在门后的蔚蔚,一袭盛装。

    粉蓝色的晚装长裙,波浪披肩长发,精心描画的妆容,温柔平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陆欧翊有一瞬间的凝滞。

    他上次见她,是两个月前,她去美国的前一晚,那个时候,她还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很准时。”蔚蔚冲他微微一笑,让陆欧翊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你今晚很漂亮。”他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蔚蔚依旧是微笑的模样,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一路往吃饭的酒店而去,路上嘈杂拥堵,车内却是安安静静,陆欧翊专心开车,而蔚蔚始终平静温和地看着车窗外的世界。

    终于抵达吃饭的地方,陆欧翊伸出手来牵了蔚蔚下车,一起走进酒店。

    她今晚打扮得那样美,其实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,两个人却都是目不斜视的状态,进入餐厅之后,坐在了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提前订好的,坐下来之后,蔚蔚就从自己的手袋里取出了礼物,推到陆欧翊面前,“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陆欧翊微微一怔,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蔚蔚只是微笑。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言语,他拆开礼物,随后抬眸看向她,“谢谢,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蔚蔚笑道。

    很快就上了菜,两个人都默默地吃着东西,偶尔碰杯的时候才交谈一两句,蔚蔚始终微笑若水。

    终于吃到最后,一瓶酒却还剩下半瓶。

    蔚蔚便让侍者再给自己倒了一些。

    陆欧翊看在眼中,开口道:“不要喝了。”

    蔚蔚抬眸看向他,轻笑道:“没关系,这么一点红酒而已,连醉的机会都没有,更不会伤身体。”

    她举杯又喝了一口酒,放下杯子来,目光却久久地落在杯中的红酒上。

    陆欧翊坐在对面,目光沉沉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蔚蔚又喝了一口,才终于抬头看向他,依旧是平静微笑的模样,“欧翊,我们分手吧。”

    没有一丝波澜,也没有半分伤感,就在这样平静祥和的氛围之中,她微笑着说出了那句话。

    明明是突如其来的,可是却又是那么正常的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以来的一切一切,分明都已经是今天晚上的铺垫。

    陆欧翊的心却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扯了一下般,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蔚蔚。”他低低喊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蔚蔚取下自己膝上的餐巾,彻底结束了进餐,才又看向他,“欧翊,我不难过的。每段感情都有一个保鲜期,至少在保鲜期内,我是真心享受并且快乐的。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陆欧翊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只是忽然想起了秦倾,想起他时隔几年之后,终于在学校里找到她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那一天,她也对他说:“欧翊,我们分手吧。”

    他那时很愤怒,此时此刻,却只剩下疼痛。

    tang

    他看着蔚蔚微笑的脸,觉得很疼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蔚蔚晚上回了上官家,告诉阿姨自己以后会搬回来之后,就上楼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,睡得有些天昏地暗,一直到第二天下午,她才醒过来,并且还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她将所有的窗帘都拉得紧紧的,屋子里光线很暗,她摸了好一会儿才摸到手机,也不看是谁,直接接起来放在耳边,“喂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你还在睡?”电话里传来秦倾的声音,“这都几点了?起不来吗?还是干了什么坏事?”

    听着秦倾促狭的笑声,蔚蔚终于还是一点点地清醒了过来,低声回答了一句: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秦倾自信满满地说道,“你话可别说得太满,我就是现在带孩子不方便,所以才没法去捉你。”

    蔚蔚在被窝里蹭了许久,终于还是一下子翻身坐起,摸了摸头发,“我干什么了,你要捉我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你干什么了,我只知道,前天我看见你在一个男装柜台买东西。”秦倾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蔚蔚忽然就顿了片刻,才回答道:“你看见我却不喊我?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秦倾沉默了片刻,才回答道:“我当时抽不开身,这不是来问你了吗?你在男装柜台干嘛?”

    “在柜台能干嘛?买东西呗。”蔚蔚漫不经心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买男人的东西?给谁买?”

    “我男朋友。”蔚蔚回答。

    “姓甚名谁,家住何方?”秦倾将信将疑地打听。

    “姓前,名度。”蔚蔚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前……度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蔚蔚起身来,拉开了窗帘,外面的阳光立刻就洒进了屋子,她站在阳光之中,平静地开口,“交往一段时间之后,发现不那么合适,所以昨天晚上,我让他变成了前度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分手后一个星期,陆欧翊离开g市,回到了h市。g市这边的工作不再由他负责,而是公司另外派一个高层过来管理,而陆欧翊则回去打理陆氏去了。

    这些蔚蔚是听上官逸说的,只是听完之后,她也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后来,秦倾怀孕,她的心思便都扑在秦倾身上。

    再后来,上官逸突然领了个小魔星回家,她又开始一门心思地扑在自己哥哥的八卦之上。

    总之所有的一切看起来,她都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上官蔚蔚。

    可是回到h市的陆欧翊,却并不那么正常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他父亲已经再三要他回h市,全面接手陆氏的生意,可是陆欧翊都找借口推掉了,如今一回去,他父亲立刻将整个摊子都砸了过来,陆欧翊忙得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可是忙完之后呢?

    消/沉,无边无际的消/沉。

    有时候忙到深夜才结束一天的工作,他也不回家,反而会去酒庄,能叫出朋友来的时候就跟朋友一起喝,不能叫来人的时候就自己喝。

    温晨光无数次在凌晨接到酒庄打来的电话,叫他去接人。

    每次他把陆欧翊送回家,第二天都会大骂他一通,可是隔几天,又还是会接到酒庄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喝喝喝,你是几辈子没喝过酒了是不是?打算把自己下半辈子都泡在酒里过?”温晨光向来是个暴脾气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“叶初夏那个丫头跑了也几年了,这都成了别人的太太多久了,你现在才来发作,不嫌迟?”

    陆欧翊一天之中终究还是清醒的时候多,听到这话,只是隐隐苦笑。

    是为秦倾吗?如果是,现在发作,的确是晚了许多……

    可是,如果不是呢?

    *

    再见蔚蔚,是上官集团的周年庆晚会上。

    那次,上官逸自然是将邀请帖递到了h市,可到底也只是形式上的,事实上陆氏在g市那边有高层在,只要那边的高层出席,就算是给足了面子了。

    陆欧翊起初也没打算去的,

    可是偏偏,那天竟然下了个早班。

    上官集团的晚宴是在七点钟,他四点钟下班,就算立刻飞过去,也未必赶得及。

    他将车子驶出地下车库,准备回家,却在第一个十字路口那里,一下子掉了头,奔赴机场。

    结果还是迟到了,他是当晚最后一个到场的客人。

    进入会场的第一眼,他就看到了蔚蔚,她将头发剪短了一些,穿了漂亮的小礼服,站在几个人中间,衣香鬓影之中,依旧那么显眼。

    他缓缓走近,上官逸看到了他,随后,其他人包括蔚蔚在内,也都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视线却在一瞬间就移开了,随后,她整个人都不动声色地走开,将那个圈子里的人留给了他。

    陆欧翊跟她的爸爸妈妈说过话之后,再转头,已经看不见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最终,他却还是在露台看见了她。

    里面会场里正热闹,露台上冷冷清清,竟然只有她一个人,坐在一个吊椅上静静地打秋千。

    陆欧翊缓步上前,蔚蔚抬起头来看着他,微微顿了顿之后,她似乎想冲他微笑,可到底也没有笑出来。

    她再度起身,避开了他的目光,背对着他,才开口道:“没想到你能赶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欧翊目光落到她肩头,随后越过她肩头看向了远处的夜景,“我也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蔚蔚就那样背对着他站着,很久都没有说话,更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……没想过还会这样子见到他。

    也曾想过再见亦是朋友,再见也还能微笑着打招呼,可是原来……太难了。

    说分手的那个晚上,她积蓄了无比的力量和勇气,练习了无数次,才终于那样微笑从容地度过那一晚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这样突如其来的状况之下,她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回头,更不敢与他多说话。

    她不说话,陆欧翊反倒先开了口:“最近过得好吗?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蔚蔚的声音才响起来,“挺好……我们家里多了一个小孩子,一下子就热闹了,所有人都好开心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却忍不住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陆欧翊的身体也微微僵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声音,实在是一点也不开心,他听得出,她自己也察觉得到。

    陆欧翊往前走了两步,“蔚蔚。”

    蔚蔚低着头站在那里,很久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他终于忍不住再度上前两步,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臂,可是蔚蔚却一下子缩回了自己的手臂,伸出两只手来捂住了自己的唇。

    忍不住,终究还是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欧翊。”她的声音已经带了湿意,“你能不能让我自己待一会儿,我不想说话。”

    陆欧翊却再度抓住她的手,一用力,已经将蔚蔚整个地面向自己。

    她果真已经哭了,无力忍耐的那种哭。

    陆欧翊抬起手来,轻轻抚上了她的脸,蔚蔚往旁边转了转头,陆欧翊的手在空中僵了片刻,下一刻,却已经绕到她背后,一把将她拥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蔚蔚渐渐控制不住地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样?”陆欧翊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因为分手的事情,她明明那么难过,为什么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跟他分手?

    “欧翊……”蔚蔚却再度开口,“我求求你,放开我吧……你有你自己的人生,你不需要为别人,为我而活……这世上,其实没有那么多责任需要你扛的……以前,你想对程暖心负责,委屈了自己那么久,好不容易解脱,却又要对我负责,继续让自己活得那么压抑……欧翊,不需要的,真的不需要的……我希望,从今往后,你可以轻轻松松,只为自己而活……”

    陆欧翊的身体,终究克制不住地一点点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她曾经怀过孕。

    在印尼那次,她酒醉误事,而他情不自禁之后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人知道,除了她和帮她堕胎

    的医生。

    秦倾在知道那件事之后,首先关心的就是那天晚上有没有安全措施,她回答有。

    可其实没有,只不过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在那个时候,她腹中曾经出现过的那个小生命,早就化成了一滩血水。

    仿佛从来没有来过这世间,可是却是她心上抹不去的痛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想到陆欧翊会知道那件事,并且还会因为那件事感到愧疚,进而跟她在一起。

    跟他在一起之后,她以为有些伤痛是可以抹平的,可是到头来才知道,只在表面敷一层药,原来是不起作用的。

    有朝一日,当那层药膏脱落,呈现在眼前的,是更加淋漓的伤口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在乎那个小生命的流逝,可是她却悄悄记下了日子。

    秦倾生下小柠檬三个月后,就是那个孩子从她腹中流逝三年的日子。

    那天,她一个人驾车到郊外,在车里静静地坐了一天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人打扰,没有人知道,所以可以尽情地哭一场。

    秦倾却在那时候打了电话过来,想叫她这个干妈帮忙挑一下两个孩子的衣服。

    蔚蔚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忍得住的,可是接起电话之后,却还是被秦倾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秦倾就赶到了她所在的地方,下车之后,她就匆匆拉开蔚蔚的车,坐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,将蔚蔚的脸捧向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倾从没有见过这样子的蔚蔚,心疼得不能自已,“出了什么事,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躲到这里哭?”

    蔚蔚泪眼朦胧地看向她,终于还是忍不住埋进她怀中,纵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倾觉得很内疚。

    之前发生了许多事,她自己的生活都是动荡不安的,后来终于平稳下来,又有了两个孩子。她放了太多太多精力在孩子身上,以至于自己最好的朋友为什么难过成这样,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蔚蔚……”秦倾声音也有些哑了,“你告诉我,发生了什么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秦倾……”蔚蔚终于忍不住,抽泣着开了口,“我什么都不在乎,我不在乎你,不在乎程暖心……可是我在乎他,他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……可是……不可能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倾蓦地一怔,忍不住想起了前段时间接到的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那是陆欧翊的发小温晨光打过来的电话,从前他就讨厌她,这次打电话过来,更是毫不客气,将她损了一通。

    秦倾根本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可是他却言之凿凿她害苦了陆欧翊,害得陆欧翊现在还是一副鬼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可能?她和陆欧翊之间,明明一切都已经归于平淡,她不相信自己的感觉会出错。

    于是她认定了温晨光胡说八道,加上自己忙着照顾孩子,毫不客气地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可是原来……原来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,蔚蔚的眼泪没有停止过,秦倾最后将她送到酒店里时,她眼睛依旧是湿的,可是她却还是伸出手来抱住秦倾,轻声地开口:“秦倾,不要告诉其他人,不要跟任何人说,我希望,把这些所有的一切……都埋葬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秦倾沉默地听完,摸了摸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如果埋葬是这么轻而易举,那么,你现在这样纵情哭泣,又是为什么?

    秦倾一直陪着蔚蔚,直到凌晨时分,蔚蔚终于睡着,她躺在旁边,盯着蔚蔚看了许久,终于还是起身,拿着自己的手机走出了酒店房间。

    这一层刚好有一个空中花园,秦倾便信步走了进去,在凌晨冰凉的月光中坐下,才打开手机,翻到陆欧翊的号码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凌晨三点,他接电话的反应却很是清醒,“秦倾?”

    秦倾忽然就笑了,“欧翊,这么晚了,你是没睡,还是醒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陆欧翊身在酒庄之内,面前的桌子上摆着的是精选的红酒,对面的电视屏幕播放着球赛,他身边是东倒西歪已经醉倒的人,只有他静静地坐在那里,清醒而痛苦。

    “没睡。”

    “正巧,我也睡不着,不如聊一聊?”秦倾说。

    陆欧翊很明白地就察觉到了什么,顿了片刻之后,回答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欧翊,你当初为什么会喜欢我?”秦倾忽然问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,似乎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开场白。

    秦倾便又笑了,“起初我也不清楚,不过后来却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陆欧翊这才开口,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单纯热烈啊!你性格那么闷,所以你喜欢单纯热烈的女孩子,她们可以弥补你性格的缺失,让两个人的感情世界平衡起来。”秦倾说着,忽然叹了口气,“可是后来,我们尝试重新在一起的时候,却那么痛苦……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不再单纯,也不再热烈,再也唤不起你心中的热情……”

    陆欧翊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单纯热烈,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东西啊。”秦倾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,“一个人,如果能保持始终的单纯热烈,说明她的人生,真的很幸福,同时,她也可以带给别人无尽的幸福。蔚蔚不就是这样的人吗?时至今日,她依旧单纯,可是我不懂,为什么她却不幸福,为什么会有人舍得让她不幸福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我所认识的那个陆欧翊,也不像现在的你。”秦倾缓缓道,“真正的陆欧翊,该是多骄傲自信霸道的人啊,可是为什么,他却变成今天的样子,连爱,或者不爱都无法判断,或者是……不敢去判断了呢?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,你那个好朋友温晨光,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了我的电话,打过来把我臭骂了一顿,说我害得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”秦倾顿了顿,才继续道,“我想,我的确是有一部分责任的。可是欧翊,你扪心自问,你现在这样,是因为我,还是因为别的人?”

    *

    “秦倾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蔚蔚才从沉重的睡眠之中清醒过来,恍惚间记得秦倾是陪着自己的,因此还没有睁开眼睛,就哑着嗓子喊秦倾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蔚蔚觉得眼皮很沉重,好像怎么也睁不开,可偏偏又想起来,于是在被窝里蹭了又蹭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却忽然有一双微凉的唇,悄无声息地印上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蔚蔚先是一僵,下一刻,她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眼前这双眉眼距离太近,她有些看不清是谁,可是那双唇的触感,却又让她觉得那么熟悉……

    眼见着她似乎是醒了过来,陆欧翊缓缓离开了她的唇,同时沉声道: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蔚蔚却仿佛惊呆了一般,只是两眼发直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陆欧翊只能伸出手来,圈着她的腰,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,坐在床头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睡了。这么久没吃东西,伤胃。”他说着,伸出手来,摸了摸床头放着的那碗粥,温度似乎刚好。

    蔚蔚却依旧在发怔,始终盯着他。

    他丰神清俊,从容沉静的模样,竟然……像极了她初次见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好一会儿之后,蔚蔚竟然不由自主地抬起手来,摸上他的脸之后,她竟然一用力,拧了一把。

    陆欧翊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,下一刻,他握住她的手,低声道:“会疼。”

    会疼?蔚蔚眼中闪烁着茫然,会疼,那就不是梦?

    不是梦的话……他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霎时间,她仿佛一下子回过神来,猛地往后缩了缩,随后转了身就准备从另一边下床。

    陆欧翊察觉到她的意图,伸出手来勾住她的腰,将她的身子一拨,下一刻,就将她压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陆欧翊!”蔚蔚有些惊惶地喊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陆欧翊却只是沉眸看着她,许久之后,才又沉声开口:“蔚蔚,我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她眸光再度一闪,下一刻,却克制不住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陆欧翊……”她声音沙哑低沉,“我说过,你不需要对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他低低应了一声,“可是,我需要你对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他曾觉得人生无比苦涩,可是她却让他尝到了甜头,那种无边无尽的苦涩之

    中,令人痴迷,无法放手的甜。

    而如今,他分明已经上了瘾,她怎么可以不负责?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【故事结束,谢谢大家一路支持!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!新的一年平安喜乐,万事如意,貌美如花!另外新文《总裁大人,情深入骨》持续更新中,欢迎收藏跳坑!】
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